高通高管解读第三财季财报:中国对收入有很大影响

  新浪科技讯?北京时间8月1日上午消息,高通今天发布2019财年第三财季财报。报告显示,高通第三财季净利润为21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12亿美元增长79%;营收为96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56亿美元增长73%。高通第三财季调整后每股收益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,但营收以及第四财季业绩均不及预期,导致其盘后股价大涨4%以上。
  财报公布后,高通管理层与分析师进行了电话会议,以下为分析师问答:
  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分析师詹姆斯?福赛特(James Faucette):好的,非常感谢。你刚提到了几个不同的恶劣因素影响了TCP的需求,现在华为更加关注中国国内市场,以及5G到来之前相关的暂停和需求。你能不能谈谈这如何不仅影响了Uniboard Use,还影响了目前的价格和组合,以及你如何在质量上应对影响明年5G销量预期的因素。同时我还想跟进一下,你能不能谈谈你会如何处理一些根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规则进行重新谈判的请求,以及你在对这些请求进行谈判时给那些授权商提出的路线图是什么?谢谢。
  史蒂夫·莫伦科夫(Steve Mollenkopf):考虑到市场动态,我们称其为1亿单位容量的市场。其中最小的比例与中国有关,我们看到了疲软,这在评论中也提到了。根据最新统计,今年上半年,对于消费者的市场销售同比下降了20%,3C产品的销售下降了5%。对于今年的后续支持,抛售狂潮会更加猛烈,下半年还会有渠道商的库存减少,所以在这一方面,一些明显的影响实际上是针对第三季度的。所以我们认为,市场的动态在第三季度有点偏离了轨道,随着这些动态的发展,我们第四季度整体表现会有所上升,第一季度的财政收入也会有所增长。
  谈到对业务的影响,首先在QCT方面,如果从季节性角度考虑我们通常会看到,进入第四季度可能会有15%到17%的增长,但很明显,我们下降了4%。所以鉴于第三季度MSM的1.56亿,我们通常预期的差距是3500万组。
  其中约三分之二与市场有关,而中国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,我要指出的是,中国的很多动力,当然还有5G之前的终止,或更高的溢价和更高层次的动力,从收入的角度来看,对我们更有影响力。另外三分之一是真正的股份分享。对于华为,我们的一些原始设备制造商(OEM)在较低层级的市场份额有所损失,但这在财务方面并不会有大的影响。这就是我对下个季度影响的看法。
  我只想再补充一点。基于他们所说的,中国已经在6月份推出5G,中间有很多不确定性。我们已经看到,让人们对5G转型充满信心的是,我们让一些原始设备制造商(OEM)取消了部分4G的发布,而将产品组合转移到5G设计上。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入市申请,以及为下一个销售季5G 迅速发展所进行的准备工作。我们确实受过一次影响,随着华为在欧洲的需求突然下降,我们看到了华为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在中国,这改变了原始设备制造商(OEM)的生产,但总的来说,我们尽可能快地加入5G的发展浪潮,因为我们相信库存在这些渠道中处于突出的重要地位,而且正如史蒂夫(Steve)所说,我们看到5G在多个层面都在走高,甚至价格将达到300美元以上。
  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,我们正在进行重新谈判。正如你所看到的,我们已经收到了一些重新谈判的请求,我们最近在重新谈判的过程中也有了许可的空间。关于这些请求,我们基本上确保授权商有机会获得一个合理、公正的结果,即我们所说的“朋友进程”。这在任何许可协议中都能最终达成。所以我们和往常一样,非常彻底地与授权商沟通合作,以期得到能够符合价值或投资组合的价格,我们认为这非常好。
  雷蒙德詹姆斯公司分析师克里斯·卡索(Chris Caso):好的,谢谢。我的第一个问题是,关于未来几个季度的实际销售和出货预期,并了解您所提到的关于营收预期的一些内容,您提到了一些进行中的库存调整影响。
  您对实际销售做何预期?明年初进入5G过渡时,这样的同比下降20%是否会继续出现?预期指导中包含哪些信息?
  莫伦科夫:本质上,在我们的预期指导中,我们不认为今年剩下的时间里,实际销售会继续保持低位,这也与我们说的宏观环境相对应。但实际上,5G推进前的短暂停滞也意味着明年更值得期待。
  所以,我们预期出货会在下半年渐渐向实际销售靠拢。接着,就将我们所的那样,结合上半年的一些渠道库存建设,导致了眼下的Q3业绩。
  卡索:作为跟进,我想,我们都明白您希望FTC暂缓裁决。您能解释一下,若暂缓裁决未批准的话,您有哪些应急方案?在最终决定上诉之前,需要采取哪些步骤,采取这些步骤会产生哪些财务影响?
  唐·罗森伯格(Don Rosenberg):如你所知,上诉法院正在审核我们提出暂缓执行的动机。所以,对此我们能透露的消息有限。但我仍得指出,我认为,相当普遍的一个共识是法院命令在很多方面是错误的。事实是,美国司法部在国防部和能源部的帮助下,给出了一份简单的利益声明,而不是支持我们的暂缓,其中包括他们反对补救措施等等,但也表明,他们认为我们最终会成功。
  另外,上诉法院在根据案情加速审查我们的上诉。对于这种的支持,我们很受鼓舞。我们相信,正如我刚才说的额,我们的赢面很大。所以,目前,我们的计划是等待最终的决策,然后采取相应对策。
  亚历克斯·罗杰斯(Alex Rogers):我快速补充一点。一个基本要点是,即便FTC尚未表态说协议未废除,当目前的协议仍是有效可执行的,这一点很重要。
  此外,我们还有一些我更愿意称之为锚定协议的协议,这些都是非常好的协议,我们对此很满意,三星最近也和苹果签订了协议。而且,我们的IP地位,因4G而强大,并将一直延续到5G时代。
  巴克莱分析师布兰恩·柯蒂斯(Blayne Curtis):谢谢。我想知道,您能否就苹果收购英特尔的基带业务谈谈你们的看法。比如,苹果的收购会如何影响你们的业务,华为若分得市场份额并从事更多内包,会怎么影响你们在5G领域的机会?
  莫伦科夫:我来回答苹果的问题。然后克里斯蒂亚诺来解答你的华为问题。我想说,就最近的新闻而言,苹果收购英特尔的基带业务,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我们的协议中也充分预期了这件事。我们跟苹果有两份协议,一份是专利许可协议,一份是多年产品协议。
  就我们根据这些协议的交付能力而言,眼下没有任何影响。即便协议到期了,当你观察行业和我们相对于其他方的路线图时,我们仍然具有竞争优势。所以,我可以清楚地回答你的问题,我们不认为苹果的收购会对我们的业务产生影响。
  克里斯蒂亚诺·阿蒙(Cristiano Amon):至于华为,华为这些年来一直在专注于自己的高端产品。我认为,我们对华为的出货主要集中在中低端领域。但是,我对华为重心转向中国有不同看法;我认为,这将有助于我们的用户群从中国公司如Vivo、Oppo、一加还有小米中解放出来,中国以外,尤其是欧洲市场,在5G过渡过程中,对我们的增长更重要。而且我们认为这种机遇是长期的,非一次性的。我相信,欧洲运营商可带来的利润一直很客观。
  数据出来后我们十分满意,这些数据显示我们的5G芯片领先好几代。我认为,这些年来我们时常与很多其他公司竞争。我们对5G领域的优势感到十分乐观。希望这能够为我们在中国寻找客户推动良好的转型,包括与华为在中国市场上竞争。
  摩根大通分析师萨米克·查特吉(Samik Chatterjee):谢谢。我想从5G开始提问。您显然对公司的5G地位十分满意。但是,在考虑到5G对智能手机行业的影响时,您预期产量会大幅提升,但解决方案成本的降低也会是一大推动因素。所以,您怎么看待这方面的进展?
  另外一个跟进问题。我想,您提到了大量推出5G的预期操作。您能够解释一下,sub-six与毫米波的混合?您也提到,您预期毫米波将是前进的关键,但就我们所知,大部分地区的基础设施尚未准备好支持毫米波,所以您能否深入解释下?
  莫伦科夫:我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。我认为,5G的推出,总体上比4G具有更加高密度和全球化的本质。所以,我们不仅要加速高端系列也有加速更高端系列产品,压力是显而易见的。就我们的整合而言,这已经在我们的路线图中得到预期。你可能还记得,我们多次谈论如何将我们的5G整合到路线图中,整合的速度甚至比之前的4G的整合速度还要快。
  我认为有两件事是有益的。其一,因为5G的复杂性提高了基带的平均售价。其二,在射频(RF)领域我们看到了很强的机会,以发展设备的内容。你知道,我们在这方面牵引力强大,部分原因在于天线系统设计的重要性。
  罗杰斯:我来回答您对sub-6和毫米波混合的问题。目前,毫米波是美国主要航空公司的要求。2020年,我们会看到韩国和日本也是如此。所以,放眼发达国家,我认为,日本市场、韩国市场和美国市场需要毫米波。
  欧洲正在发布sub-6毫米波,并且已经在意大利拍卖。现在,英国也即将发放牌照。所以,5G的设计同时针对sub-6和毫米波。我们对毫米波的未来感到乐观。
  还有一点需要提及的是,总的来说,对于sub-6,我们将在2020年看到由于动态频谱分享技术,现有频谱会发生大量改革。所以,这也为我们扩张射频前端提供了机会。这就是我们对射频的看法。
  美国银行分析师塔尔·利亚尼(Tal Liani):我有两个问题。当您们说相比5G,4G存在增速放缓,这仅仅针对的是中国吗?能够具体说一下全球背景??我很难想象,就因为5G,欧洲或美国也会存在增速放缓。所以请进一步解释一下。
  第二个问题,贵公司与苹果的关系,鉴于苹果已经收购了英特尔的基带业务。您如何看到这件事?以及,未来您与苹果的关系会是怎样?鉴于他们将自主研发基带芯片,未来您将如何与苹果合作?
  戴夫·怀斯(Dave Wise):先从中国说起。在中国,在5G前夕,我们看到4G订单的增长稍有停滞或放缓。出货数据较更低的实际销售增长率有一定程度的重新调整,所以今年下半年的增长率有所压缩,渠道库存被拉低。
  然后,实际销售市场疲软的一个因素,实际上可归因于5G前夕更多高端市场的停滞。所以我们会看到5G前夕的停滞,部分OEM厂商系统加速投入向市场推出5G等。
  在中国以外,我们提到了美国、欧洲等发达市场的替代率延长。因此,我们认为,除了5G前夕的停滞之外,也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。
  莫伦科夫:至于苹果,我认为我们的关系十分健康,目前的关键则在于我们如何交付全部的产品。我认为这对两家公司来说都很正常。我们和我,双方都曾预期到这样的事情发生。但是,这并未影响我们的前进方向。我们已经习惯,而且目前真正要紧的事情是产品生产,以及,我认为我们与苹果的关系很健康。
 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罗斯·西摩尔(Ross Seymore):大家好。我想谈谈5G。您显然对明年上半年十分有信心。您能解释下,您认为明年上半年会是一个更倾向于单位需求的环境,其中增长显著吗?还是说,会有更多地取代效应?以及,卖方和买方是否应该更多或更少地关注您提到的1.5倍内容增长?
  莫伦科夫:我认为,随着我们展望明年,以及5G过渡的推进,我们并没有简单地其视为市场单位增加的单位增长说法。我们看到的是,在一个扁平的市场中,5G的过渡为我们创造了机会,因为我们在每部手机上的变现能力正在增加。我们也认为,5G的复杂性和射频前端内容的捕获会同时带来更高的平均销售价格。所以,到明年第一个日历季度和在剩余的2020财年中,这更像是我们的增长动力。
  阿蒙:我想补充以下内容。当你观察上半年,也就是运营商刚推出5G的时候,以及无限制数据流量包开始登录5G设备时,您会看到替代,以及在我们发展内容和射频前端是,呈现1.5倍因素。对更久远的未来,我们很难预测。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各种不同过渡的可能。有些视频或游戏或流媒体游戏服务已经变得更受欢迎,并且设备也在采用更大的屏幕。你可以看到,市场的增长超过了个位数。但是2020年,目前还不一定。
  西摩尔:好的,我的下一个问题可能跟中国有关。您能否进一步说明QCT收入和MSM收入中跟中国有关的比例占多少,因为同比增长率跌幅有点严重。
  我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,您也经历了库存变动。但即便我都考虑了这些因素,您的业绩仍同比下跌近15%甚至20%。所以,中国这个风险敞口到底有多大?以及,到2020年上半年,您是否有办法可以缓解这个忽高忽低的状态,或者说5G的到来会导致同样的波动?
  怀斯:我会快速地回答年同比问题。事实上,影响年同比下跌,或者说营收水平降低的因素有很多。其中一个是,去年同期,我们的业务中有苹果这个大客户。所以,年同比营收减幅显著情有可原。当然去年一些低端份额减损也是一个因素,但在QCT方面,最大的影响在于苹果。
  至于QLT,去年同期,我们从华为获得5亿美元,而今年只有1.5亿美元。所以,主要差距就在于这些方面。
  柯文公司分析师马特·拉姆齐(Matt Ramsay):下午好各位。我还有几个关于中国的问题,一个是企业方面的。您提到华为的撤退和其对QCT单位的影响。很明显,中国眼下更关注本土发展。所以对像中国OEM厂商提供芯片或向基本上从中国采购的OEM厂商提供芯片这件事上,有没有任何措施?
  莫伦科夫:首先,华为的手机业务有很大调整,尤其是在欧洲。因而,需求大幅减少。我想,正因为如此,华为更聚焦中国市场的开发。从更广泛层面回答你的问题的话,我认为,中国有很多举措,不仅涉及中国国内市场,也涉及国外的中国移动系统增长。而我们看到的是,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仍旧十分健康,并且合作正在扩大。我们最近还与腾讯签订了协议,讨论5G用例的开发。
  我预期,QCT和中国的关系在5G时代会继续保持健康,因为我们有助于他们拓展海外市场。这是我们的观点,到目前为止,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迹象。
 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史黛西·拉斯根(Stacy Rasgon):谢谢。我的问题跟QCT轨迹有关。您已经提到了库存闪存和其他方面的弱点。但与此同时,当我观察您的芯片未来预期指导时,您在过去几个季度均没有实现预期水平。所以,在5G到来之际,为什么库存突然暂停了?
  还有一个问题,您认为5G整体上可以增加专利许可收入吗?我的意思是,您对于5G市场似乎并不急于寻找增量单位增长。所以,目前,我们应该怎么看待5G对特许权运转率营收的影响?
  怀斯:首先说QCT方面。我想说,就最近减少的1亿单位,我们已然看到手机市场在今年不断受到侵蚀。所以,这在过去几个季度里,对业务来说是逆风。以及我认为,这也是影响MSM单位以及整体业务的一个动态。
  我们对此的看法是,随着实际销售率在中国继续下跌以及出货数据尚未就此调整,下半年对增长的影响可能会更明显。
  虽然我们之前说低端市场份额有减损,但财务上没有实质影响。我更想强调的一个特殊情况是,华为正把重心转移到中国国内市场,也确实抢占了显著份额。但是,我还是想说,真正的原因在于我们今年看到的市场逆风。
  然后是QTL。至于5G,我们有很多4G、5G协议。所以,随着技术从4G过渡到5G时,我们认为这单纯是手机市场变现的延续和延伸,跟之前3G过渡到4G时的情况一样。
 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米奇·史蒂夫(Mitch Steves):大家好。两个跟平均销售价格相关的问题。首先,既然我们将更快地步入5G时代,这是否意味着,智能手机出货量会出现更大幅度的停滞,然后到2020年,5G智能手机出货量需求增加?以及,第二个问题,如果不是这么一回事,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到眼下智能手机行业的正常化单位基础?
  莫伦科夫:当我们讨论1亿单位减少时已经提到,这相当于目前的手机市场正以同比个位数的幅度下跌。所以,如果你观察过去几年的数据,你会发现手机市场相对平稳。所以,这种停滞以及宏观环境因素都在影响我们。除此以外,我们不认为整体单位市场上有其他变化正在影响我们。
  史蒂夫:那么,如果今年数据下降,是否意外着2020年会有7%或8%的上升,来抵消下降年份,还是说这样的说法为时尚早?
  莫伦科夫:2020年会发生什么,我们现在还不知道。但是我认为,我们预期会在上半年看到改变初见端倪。比如,第二财政季度的5G发布在中国更加明显,其他旗舰设备和事物亮相世界移动大会,然后到第四财季会有更多旗舰设备推出等等。
  高盛分析师罗德·霍尔(Rod Hall):我有几个问题。首先,寻找首席财务官的事情进展如何了?其次,是需求方面的问题。您能提供哪些信息?我的意思是,您是否认为整个季度的需求在衰退?您能否谈谈您获悉的信息数据和获取来源?未来是否会继续疲软,还是说保持不温不火的现状?您眼中的轨迹是怎样的?
  莫伦科夫:我们目前仍没有什么要披露的,但一有新消息我们会及时通知你。
  怀斯:然后关于未来发展。我们跟踪的一个数据是CMMR报道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和其他公司一样,跟踪这个数据来观察实际销售情况。我们看到,6月结束的该季度,这个数据仍旧保持下降趋势。
  然后我们会根据我们自己的市场数据观察手机需求。我们的需求概述来自消费者、来自QCT等等。这就是为什么在4G单位方面,我们认为会有一些需求的减少。
  阿蒙:我们还观察到了手机型号的撤销,本该在下半年4G领域推出。这说明,他们想加速5G开发。4G侧的手机型号撤销,着实是个不寻常的指标。(小白)

Author: admin